作业鲨鱼

Mr.strange
请叫我墨格
什么都做不好但是会加油

【金幻】蝉鸣

夏末秋初,炎热的风吹过,蒸笼一样的教室里空荡荡的,只剩两个人。

“金,我……”其中紫发的男孩嗫嚅着,不知所措的样子。

“没关系的紫堂,这只是大冒险的惩罚玩笑。”金发的开朗男孩是个粗线条,他没所谓的笑着,边说边向着教室外走去。

“所以我们还会是好朋友?”

“当然。”

可我并不想,金。

距金与他玩笑告白已经过了三天了,这三天内他们还像之前一样一起上学、放学、坐着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事。

就像金说一样,这只是个大冒险输了的惩罚,他们还是好朋友。

但紫堂有些慌了。他努力的告诉自己金说的那些话都是玩笑,可还是无法控制那心中疯长的悸动,那东西就像春天的柳絮一样,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

他喜欢金,喜欢到无可救药。

可金不是。金拿他当做最好的朋友,所以他不能辜负金,那对他太残忍。

即使金这无意识的行为对他来说一样残忍。

但那又怎么样呢,他喜欢他啊。

紫堂幻曾以为他的所有的幸运都用在了遇见金的那一刻。

那时他刚刚被父亲逐出家族,经历了一场暴雨的洗礼,打算在公园长椅上暂时安家。

可在他刚铺好报纸的时候突然来了一阵风吹跑了他辛辛苦苦挣扎了十分钟的杰作,并十分不识趣的吹到了路过的少年身上。

“对不……”紫堂一边捡起被水打湿的报纸一边慌忙的抬起头,然后他咽下了接下去的话。

因为没必要。

金发的少年逆着光,微眯着蓝色的眼睛,对他微笑着。像天使一般。

这是只有在梦中才会出现的景象。

这是幻觉。紫堂近乎疯狂般的撕开心上的伤疤。不会有人对你笑。

他收拾好了报纸往回走,可头却不受控制的往回转。

即使是幻觉也好,让他在感受一下温暖的感觉吧。上一次有人对他笑已经太久远了。

然后幻觉说话了:“你要跟我回家吗?”语气中带着不谙世事的天真。

他鬼使神差的握住了少年伸出来的手。

他说:“好。”

他想,他喜欢上那个少年了。

但他从不知道,他也如是。

评论(3)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