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业鲨鱼

Mr.strange
请叫我墨格
什么都做不好但是会加油

养猪厂爱情故事〔2〕

*搬运,有授权
在冥冥之中,好像有一股神秘的力量,阻碍着神乐去往真选养猪厂的路,姑且称这股力量为——倒霉。
比如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突然降下了冰雹,简陋的驴车又没有遮挡的篷,拳头大小的冰块纷纷朝驴车砸来,让人措手不及。多亏神乐有出门带伞遮阳的习惯,撑开大伞举在头上,躲过了这一劫,可怜了驴和驴车主人被砸了满头的大包。
又比如本来车在平坦的大路走得好好的,而驴车的主人为了图省事,把驴车拐上了一条捷径小道。拉车的毛驴年老体弱脚下也没个轻重,笨重的驴蹄踩在沟沟壑壑布满碎石的小道上,一不留神就拐了,瘸了它的老驴腿,闪了它的老驴腰,往地上一跪,神乐就被甩下车来,一头栽进了田垄的排水渠里。
不巧此刻正是谷物茂盛生长的时节,灌溉过后剩下的废水全部囤积在狭长的沟渠之中,日积月累散发出奇妙的臭味,像是一百个臭鸡蛋和烂水果的糅合在一起产生的味道。神乐整个人坐在黑而发臭的废液之中,哭笑不得,而那驴车司机怕神乐会因车祸讹他一笔,早就拖着那头笨驴逃之夭夭,不见踪影。神乐从沟里爬起来,拧干衣服上的水,无意抬头,却在这片绿色稻田的尽头看到一块招牌——真选养猪厂。
「还好快到了,不然要走上一阵了阿鲁!」
神乐舒口气,借着稻苗的掩饰,打开未摔进渠里幸免于难的包裹,拿出一件衣服换上,朝真选养猪厂方向走去。
于是,穿一身绿底绣红花大衣的神乐,就这么出现在了真选养猪厂的门口。那件大红大绿的衣服,还是神晃送给她的生日礼物。神晃听说这件是当下流行的爆款,许多国内外的女星都穿着它去参加颁奖典礼。所以神晃蹲在网吧里逛了一夜的O宝,拍下了这件衣服。虽然衣服到的时候神乐的生日都过去一个月了,但她依然分外珍惜这件花了神晃小半积蓄的衣服。原本神乐打算以后有男朋友时再穿这件衣服去约会,不过包里带的其他衣服都打了补丁,穿去面试不太合适,所以她还是忍痛穿了那件衣服。
起先神乐还惴惴不安,怕自己会太过张扬,引来其他人的嫉妒,可当她看到眼前各类浓妆艳抹争奇斗妍的少女大妈们,顿感黯然失色。
于是神乐灰溜溜地站在人群外围默默等待。不得不说,这真选养猪厂的名气可真大,还没到面试时间呢,门外就乌泱泱的挤了这么多人。神乐不禁纳闷,养猪这种苦差事什么时候这么吃香了?
不过,在偷听了几个大妈的谈话后,神乐恍然大悟了,原来,大家醉翁之意不在酒呀。
只见大妈A鬼鬼祟祟地说道:「喂喂,告诉你们个小秘密,听说这次真选养猪厂好像要多招几个女工呢,这还是从我那在养猪厂里打工的叔叔的哥哥的嫂子的姐姐的堂哥的八大姨那偷听来的呢。」
大妈B闻言一脸不屑:「这算什么秘密,你没看这次有这么多女人在这候着么?大家早知道了。」
神乐摸摸下巴,这个秘密她还真的不知道。
大妈C凑上前,加入了话题:「哼,你们这些蠢货,真当只是为了多招女工么?其实啊,这次明里是招女工,暗里是要为了厂长选媳妇儿呢!」
大妈A惊讶捂嘴:「天呐,不早说,早知道我就应该化个妆再来的!」
神乐撇嘴,大妈,你那一脸的褶子都可以夹苍蝇了,再怎么捯饬也无济于事了。
大妈B倒是洋洋得意:「还好我有先见之明,早上有化妆,说不准那冲田总悟就看上我了呢!」
拉倒吧大妈,您那一脸的粉抖落下来都可以包几斤饺子了,也不怕给糊了别人的眼?
神乐在吐槽之余,也对大妈提到的「冲田总悟」好奇起来,一个养猪厂的厂长,就值得这么多女人趋之若鹜?于是乎,一直在旁边听墙角的她,也加入了大妈们八卦的队伍。
「那个,请问一下,冲……冲田总悟是谁呀阿鲁?」神乐拍拍大妈A的肩膀,问。
大妈A以一种看怪物的眼神打量神乐:「冲田总悟你都不知道?姑娘你是从外地来的吧?」
神乐摸摸头:「是啊,我是从夜兔乡来的阿鲁。」
夜兔乡,是江户村里有名的贫困乡。在每年的总结大会上,老村长都会痛心疾首地批评夜兔乡拉低了整个江户村的GDP,让江户村不能跻身富裕村的行列。没办法,夜兔乡居民天生胃口奇大,夜兔乡贫瘠土地勉强产出的粮勉强供他们饱腹,入不敷出,自然会穷困潦倒。几个大妈又打量了一番神乐,看她个头不高,身材又瘦,典型的营养不良。一张巴掌大的脸全是污垢,脏兮兮的,两只水蓝的大眼倒是额外明亮动人。不过她这种又脏又野的小女孩肯定入不了冲田总悟的眼,几个大妈顿时放松了警惕。
「小姑娘你从那么远的地方过来,准备干什么呀?」大妈B本想摸摸神乐的头以示亲昵,但看那头茜发乱糟糟的还散发着异味,手又缩了回来。
神乐拍拍胸脯:「我来着是为了当一名养猪女工,学习先进的养猪技术,带领夜兔乡的居民共同致富阿鲁!」
几个大妈听完神乐一番又红又专的话,顿时捧腹大笑。
「哈哈哈,真是个可爱的小女孩,理想抱负真大。」大妈C擦掉了眼角的泪。
神乐生气地鼓起两颊:「不要叫我小女孩,我已经十六岁了阿鲁!还有,你们没有告诉我冲田总悟到底是谁呢!」
「啊呀,冲田总悟他……」大妈A正准备科普,正在此时,养猪厂紧闭的大门开出了一条小缝,近藤从里面钻了出来。
「这次的面试名额只有五十人,请大家排队进来……喂喂大姐们不要冲动,啊,我的脸!」
一群眼冒凶光的女人还不等近藤说完,就争先恐后地涌进了厂,可怜的近藤话还没说完,就被踩在了脚下。刚刚和神乐说话的几个大妈也忙着往前钻,不再搭理神乐,神乐最终还是对冲田一无所知。
守在门口的几个保安也反应过来,开始关门赶人。神乐见门又要关上,也钻进人群。好在个头娇小,人又机灵,像一条细长的鱼,钻进了人潮,透过间隙,涌到了前方,最后赶在大门合上之前挤进了厂内。
来不及喘口气休息,神乐又被厂里的景象震惊到张大嘴,发出了惊叹。
「好……好棒阿鲁!」
占地面积庞大的栏室是巴洛克式建筑风格,四处可见小猪形状的雕塑穿插在角落和护栏上。抬头看天花板,印有一副壁画,绘制了一只猪从出生到出栏的过程。身穿真选养猪厂蓝色消毒服的工作人员们匆忙穿梭于栏室之中,被养得白胖的猪们也发出健康而响亮的哼唧声。还有,空气中飘来猪臊味,辣得神乐鼻子直抽,不禁让她热泪盈眶。
这就是村里最大的养猪厂么,真是太棒了阿鲁!
「好了,要面试的人去栏室旁边的办公吧。」近藤擦掉脸上的鞋印,对一众惊羡状态下的面试者门说道。
「是!」神乐元气满满的声音,引起近藤的注意。
「嗯……这么有活力的女孩很少见啊,看来日子会变得有趣了呢。」近藤摸摸下巴,脸上的笑意味深长。
tbc.

评论(2)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