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业鲨鱼

Mr.strange
请叫我墨格
什么都做不好但是会加油

养猪厂爱情故事〔1〕

*沙雕萌文超可爱
*搬运,有授权,原文作者是贴吧的子弹太太(我要吹爆她)
天还没亮,真选养猪厂里白胖的猪们挤在栏内,正打着震天响的呼噜埋头睡大觉。冲田倒是早早起了,站在屠宰间旁一座用砖石砌起的简陋小屋中,扶窗遥望还泛着青色的天际,脸上满是凝重。
小屋的木门「嘎吱」地响了,近藤推门走进屋来。他高大魁梧,皮肤黢黑,穿了套粗布的衣服,与一身高仿名牌西装的冲田对比显得身份悬殊。冲田对这位在田间地头随处可见的草莽村夫却是额外尊敬,毕竟,近藤看上去其貌不扬,却是村里盛名的母猪配种能手,无数头活泼健康的小猪经由他手来到这世间;同时,近藤也是冲田在少年时期一起在村口那棵歪脖子树下一起拜把子长大的兄弟,看护无父无母的冲田长大成人。
「总悟,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近藤走到窗前,关切地问。
见来人是近藤,冲田绷着的脸松了些,可忧愁依旧挥洒不去:「睡不着,到厂里转转。」
近藤只想恐怕冲田对养猪厂这边太过挂念而寝食不安,出声安慰道:「总悟你不用担心厂里的情况,我已经连夜检查过了,新出生的小猪们身体健壮,一个比一个能吃,要是好好养育的话,说不准又能破村里出栏时间最短的记录呢。」
冲田微微颔首:「辛苦你了,近藤。」
近藤憨厚地笑了声,又说:「听说十四和皮革厂那边洽谈猪皮生意也是顺风顺水,如果谈妥了,估计又能大赚一笔,所以总悟你就放宽心,一切都好。」
冲田却不如近藤那般乐观,他低头沉声说:「恐怕这次没那么顺利了……最近村子里突然冒出很多开三轮车的人,边播放『江南皮革厂倒闭,老板带了小姨子逃跑了,原价几百的皮包统统只卖二十元』的宣传语,边卖着廉价皮包……」
近藤惊愕:「江南皮革厂?那不是我们的合作伙伴?」
「是啊,所以,估计是有人在暗中捣鬼,借损害江南皮革厂的名声来警告我们真选养猪厂,不要妄想在皮革业开拓市场,」冲田突感头疼,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果然,树大招风呀。」
近藤闻言叹口,真选养猪厂作为村里的第一大养猪厂,每年出栏的猪都能绕村子三圈,这名声一大,难免不会没有觊觎的人。
「总悟,你辛苦了,年纪轻轻就要掌管全厂上下大大小小的事务。如果我脑袋灵光点,就能帮你一把了,可是我除了给猪配种,一无是处……」
冲田打断近藤的自责:「不要这么说,要是没有你的帮助,也不会有真选养猪厂的今天,这次的事虽然有些棘手,但不麻烦,交给我来解决就好。」
「嗯。」近藤应道。冲田的行事风格又快又准又狠,言出必行。这时,熹微的晨光恰好也透过窗柩洒进屋来,驱散了室内的昏暗。
「对了近藤,」冲田脱下西装外套丢在一张干净的木桌上,又从靠墙的刀架上抽出一把杀猪刀,「今天新员工的招聘,恐怕要麻烦你了,我有事要忙,不能过去了。」
「没问题。」近藤点头,目送只着件白色衬衫的冲田往屠宰室方向走去。冲田平日总爱穿从镇上服装店里买来的高仿阿O玛西装,打扮得像个精明的商人,但在西装革履之下却是一颗原始而躁动的心,所以在每个月中他都会抽上几天,亲自送厂里长势最好的几头猪上路,而途径他手售出的猪肉,受到大街小巷七大姑八大姨的热烈追捧,价格也比寻常猪肉翻了几番,这恐怕就是电视里所说的「明星效应」吧。
没办法,谁让冲田不仅腰缠万贯,还一表人才呢?每当近藤死死追求村里洗头店小妹阿妙,然后被狠狠拒绝时,不禁感叹上天的不公,因为村里上至八旬老太,下至五岁小儿,喜欢的都是冲田这种霸道总裁款呀。
不过抱怨归抱怨,近藤并不嫉妒冲田,毕竟自己的兄弟受人欢迎并不是件坏事。相反,他怜惜冲田,因为冲田实在太过辛苦操劳,又孑然一身无人分担他的负担。最近冲田待在厂里的时间也越来越多,这并不是好事。近藤心想,或许应该给冲田张罗一个媳妇了,事业有成家庭美满是无数男人的毕生追求,冲田有了前者,现在缺少的就是家中一个暖炕的人了。
「这次招人,多招点女工吧。」近藤摸摸下巴,心里暗暗盘算着,而正是近藤的一念之差,让冲田往后的日子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与此同时,距离真选养猪厂几里地远的青砖房里,一位少女也有着自己的计划。
「小神乐,你真的要去真选养猪厂么?」神乐的父亲神晃,怀抱一只瘦弱的小猪,问预备出门的神乐。
神乐猛地点头以表决心:「是呀,好不容易那家养猪厂要招聘员工了,这次我不能再错过了阿鲁!」
上次神乐没赶上员工招聘,是因为和哥哥神威一起参加了村里的生产公社,一起下地劳作,吃大锅饭的那种。兄妹两人事没做多少,倒是把公社食堂吃了个底朝天。公社社长本要找他们算账,却被神威一拳打进了医院。眼看家中因支付巨额医药费而负债累累,神威又因伤人逃亡在外,神乐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只能外出打工偿还债务。
「放心啦帕比,我一定会赚到很多钱,而且学到优秀的养猪技术的阿鲁!」神乐拍拍胸脯,信誓旦旦道。
神晃见女儿去意已决,无可奈何,只能摸摸怀中小猪的脑袋:「那你一人在外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万一受了什么委屈就告诉帕比,千万不要一个人憋着。如果实在是熬不下去了,就回来,千万不要硬抗……」
耳边充斥的全是神晃诸如此类的唠叨,让神乐倍感烦躁,她已经是个十六岁的少女了,隔壁家十五岁的小妹妹都生了一个大胖小子了,就神晃还把她当作小孩看待。
「知道啦知道啦,我会注意的……糟糕,开往养猪厂的车就要走了,不说了,帕比再见!」携带神晃的嘱咐和换洗的衣物,神乐匆匆出了门,蹦上了驶往真选养猪厂方向的驴车。
「再见小神乐,路上注意安全!」神晃大声呼喊,眼角隐隐有泪,怀中的小猪也伤心地哼了一声,表达了自己的不舍。
「真选养猪厂,我来了阿鲁!」随着驴车上下颠簸的少女,双手握拳,眼中迸射出希望之光。
但她即将面临的生活,究竟是光明,还是黑暗呢?
tbc.

评论

热度(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