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业鲨鱼

Mr.strange
请叫我墨格
什么都做不好但是会加油

单向契约

  看笛子大佬的《绿蓝》突然出现的脑洞,略有改动。
     单向契约:以一个吻(己方主动)和喜欢的人强行确定关系,想要解除的话也需要一个吻(双方谁主动都可以)。被解除关系的契约方会再也爱不上任何人(包括前契约对象)并受人歧视,而被契约方可以继续发展新的恋情。
      以上OK?

——————Ready go——————
  
  “恶党,你的尊严呢?同性恋也就算了,他就真的不嫌这种恶心的契约丢人?”
  “老子怎么样还用不着你来管,安迷修。”
  “无耻!”

  雷狮对安迷修使用了单向契约。
  他知道这很无赖,可这也是法则的一项不是吗?为什么他要觉得丢人?
  而他说的理所应当一样,谁又不知道他安迷修对艾比也是一样的心思。说什么只要看着艾比就好,他就真的一点都没有想过对艾比这样做?好笑!
  “做出了这种事你还有脸笑?”安迷修的表情更加不屑,“我真是低估了你,恶党。”
  低估了什么?是他那扭曲的爱还是作风?他就这么讨厌他?明明想要和他解除关系再亲一次就好了,他就这么讨厌自己?
  不,这才是最好的吧,他无法甩开自己了,不是吗?
  雷狮一边看着安迷修那嫌弃、不屑混杂着一些不可言喻感情的眼神,一边突然愉悦的想。
  他是自己的了。

  安迷修最终没有走,契约的能力太大了,影响程度大到他只要看到雷狮便想要与他纠缠,大到他无法控制局面的发展。

  他们还是做了。
  夹杂着法则产生的欲望与他们第一次的昂扬。不……可能开心的只有自己吧,毕竟他知道安迷修对他的态度是什么样。
  不过不管怎么样,结果是这样就可以了,那固执的骑士道不会不负责。他也不会白白牺牲自己的屁股。
  看着那明明是在上面却比他惨的多的安迷修,
  他赖定他了。

  “大哥,这样真的好吗?”卡米尔往上拉了拉围巾,自从雷狮对安迷修定下了单向契约后他就一直十分不安。
  “你觉得会有别的办法么?”
  “不会。”
  “那有什么好问的?这个结果已经是最好的了。”
  他不会喜欢自己,而自己从明白自我心意的那一刻就不对这件事起任何期待了不是吗?
  这样的关系就刚刚好……不是吗?
  所以这破心脏到底在抽搐个什么劲?他不正常了吗?

评论(3)

热度(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