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业鲨鱼

Mr.strange
请叫我墨格
什么都做不好但是会加油

人在巨大的压力下会融化成一种连自我都不知道是什么的生物

【金幻】蝉鸣

夏末秋初,炎热的风吹过,蒸笼一样的教室里空荡荡的,只剩两个人。

“金,我……”其中紫发的男孩嗫嚅着,不知所措的样子。

“没关系的紫堂,这只是大冒险的惩罚玩笑。”金发的开朗男孩是个粗线条,他没所谓的笑着,边说边向着教室外走去。

“所以我们还会是好朋友?”

“当然。”

可我并不想,金。

距金与他玩笑告白已经过了三天了,这三天内他们还像之前一样一起上学、放学、坐着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事。

就像金说一样,这只是个大冒险输了的惩罚,他们还是好朋友。

但紫堂有些慌了。他努力的告诉自己金说的那些话都是玩笑,可还是无法控制那心中疯长的悸动,那东西就像春天的柳絮一样,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

他喜欢金,喜欢到无可救药。

可金不是。金拿他当做最好的朋友,所以他不能辜负金,那对他太残忍。

即使金这无意识的行为对他来说一样残忍。

但那又怎么样呢,他喜欢他啊。

紫堂幻曾以为他的所有的幸运都用在了遇见金的那一刻。

那时他刚刚被父亲逐出家族,经历了一场暴雨的洗礼,打算在公园长椅上暂时安家。

可在他刚铺好报纸的时候突然来了一阵风吹跑了他辛辛苦苦挣扎了十分钟的杰作,并十分不识趣的吹到了路过的少年身上。

“对不……”紫堂一边捡起被水打湿的报纸一边慌忙的抬起头,然后他咽下了接下去的话。

因为没必要。

金发的少年逆着光,微眯着蓝色的眼睛,对他微笑着。像天使一般。

这是只有在梦中才会出现的景象。

这是幻觉。紫堂近乎疯狂般的撕开心上的伤疤。不会有人对你笑。

他收拾好了报纸往回走,可头却不受控制的往回转。

即使是幻觉也好,让他在感受一下温暖的感觉吧。上一次有人对他笑已经太久远了。

然后幻觉说话了:“你要跟我回家吗?”语气中带着不谙世事的天真。

他鬼使神差的握住了少年伸出来的手。

他说:“好。”

他想,他喜欢上那个少年了。

但他从不知道,他也如是。

如果有人偶然看见并十分凑巧看过我的我的话请告诉我,十分感谢[鞠躬]

谢畦:

突然好奇……?(要是冷场了就偷偷删掉,一点也不尴尬!)

九宴WUTAGE:

emmm八成是沒人回但是轉一下

无毛老满线下刷题:

大白鼠饲养员:

快说!(拔刀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从文字看得出来吗😂?

九聿:

很想知道……

云迦:

我也想问23333

         

草丛丛:

         
                  

……想知道(渴求的眼神

           
         
       
     

可以说是非常一言难尽了……

凯莉:“格瑞一定喜欢你。”
金:“why?”
凯莉:“因为惜字如金啊。”
金:???
凯莉:“你看格瑞那么不爱说话,那他一定喜欢你。”
路过的格瑞内心:凯莉,干得漂亮(๑•̀ㅂ•́)و✧

过期的情人节土味情话
ooc的可爱

卡米尔和埃米在超市粮食区

卡米尔:“这是大米。”
埃米“?”
卡米尔:“这是粟米。”
埃米:“??”
卡米尔:“这是黑米。”
埃米解释道:“卡米尔我知……”
卡米尔一把抱住他:“这是我家埃米,非贩卖品,谁也不给。”
(⁄ ⁄•⁄ω⁄•⁄ ⁄)-♡

每日必备——五分钟速涂之儿子的大头
透视问题略大_(:з」∠)_

出租屋的阳台小得很,以至于只能留下一个人和一小堆花草的、静静的空间。月朗星稀,安迷修遵循着习惯在阳台上透着气,不知怎的有些感慨,合租一年有余,却仿佛只有自己一个人笨拙的、单方面的想要了解那个人,可对方却连自己长得什么样都不在意,这样的认知显然让他有些无法面对面前的状况,他呆愣着“你说什么?”

雷狮没有办法,只好又重复了一遍:“我说,安迷修,我喜欢你。”

从十四年前就开始了。

合租屋的窗户是很小的,可能看见的东西却也能一个不少的反应出来。窗户开着,一阵凉风吹过,没了暖气的屋子有些冷,雷狮突的文艺了起来。他拉起安迷修的手,想说的、一直压抑着的话一股脑的涌了出来,可却不知先说哪一句,最后只得化成了一句

“傻逼骑士道,我喜欢你。”

“卡米尔我们结婚吧!”(⁄ ⁄•⁄ω⁄•⁄ ⁄)
“为什么?”
“我到法定年龄了。”
“转移话题。”
“好吧好吧,我就是,就是……”> <
“就是什么?”[宠溺笑]
“我想和你永远在一起!!!”(⁄ ⁄>⁄-⁄<⁄ ⁄)
“可以啊。”
“那……”
“不结婚。”
(。•ˇ‸ˇ•。)
“我们要谈一辈子的恋爱。”
(⁄ ⁄•⁄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