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业鲨鱼

Mr.strange
请叫我墨格
什么都做不好但是会加油

养猪厂爱情故事〔2〕

*搬运,有授权
在冥冥之中,好像有一股神秘的力量,阻碍着神乐去往真选养猪厂的路,姑且称这股力量为——倒霉。
比如原本晴空万里的天,突然降下了冰雹,简陋的驴车又没有遮挡的篷,拳头大小的冰块纷纷朝驴车砸来,让人措手不及。多亏神乐有出门带伞遮阳的习惯,撑开大伞举在头上,躲过了这一劫,可怜了驴和驴车主人被砸了满头的大包。
又比如本来车在平坦的大路走得好好的,而驴车的主人为了图省事,把驴车拐上了一条捷径小道。拉车的毛驴年老体弱脚下也没个轻重,笨重的驴蹄踩在沟沟壑壑布满碎石的小道上,一不留神就拐了,瘸了它的老驴腿,闪了它的老驴腰,往地上一跪,神乐就被甩下车来,一头栽进了田垄的排水渠里。
不巧此刻正是谷物茂盛生长的时节,灌溉过后剩下的废水全部囤积在狭长的沟渠之中,日积月累散发出奇妙的臭味,像是一百个臭鸡蛋和烂水果的糅合在一起产生的味道。神乐整个人坐在黑而发臭的废液之中,哭笑不得,而那驴车司机怕神乐会因车祸讹他一笔,早就拖着那头笨驴逃之夭夭,不见踪影。神乐从沟里爬起来,拧干衣服上的水,无意抬头,却在这片绿色稻田的尽头看到一块招牌——真选养猪厂。
「还好快到了,不然要走上一阵了阿鲁!」
神乐舒口气,借着稻苗的掩饰,打开未摔进渠里幸免于难的包裹,拿出一件衣服换上,朝真选养猪厂方向走去。
于是,穿一身绿底绣红花大衣的神乐,就这么出现在了真选养猪厂的门口。那件大红大绿的衣服,还是神晃送给她的生日礼物。神晃听说这件是当下流行的爆款,许多国内外的女星都穿着它去参加颁奖典礼。所以神晃蹲在网吧里逛了一夜的O宝,拍下了这件衣服。虽然衣服到的时候神乐的生日都过去一个月了,但她依然分外珍惜这件花了神晃小半积蓄的衣服。原本神乐打算以后有男朋友时再穿这件衣服去约会,不过包里带的其他衣服都打了补丁,穿去面试不太合适,所以她还是忍痛穿了那件衣服。
起先神乐还惴惴不安,怕自己会太过张扬,引来其他人的嫉妒,可当她看到眼前各类浓妆艳抹争奇斗妍的少女大妈们,顿感黯然失色。
于是神乐灰溜溜地站在人群外围默默等待。不得不说,这真选养猪厂的名气可真大,还没到面试时间呢,门外就乌泱泱的挤了这么多人。神乐不禁纳闷,养猪这种苦差事什么时候这么吃香了?
不过,在偷听了几个大妈的谈话后,神乐恍然大悟了,原来,大家醉翁之意不在酒呀。
只见大妈A鬼鬼祟祟地说道:「喂喂,告诉你们个小秘密,听说这次真选养猪厂好像要多招几个女工呢,这还是从我那在养猪厂里打工的叔叔的哥哥的嫂子的姐姐的堂哥的八大姨那偷听来的呢。」
大妈B闻言一脸不屑:「这算什么秘密,你没看这次有这么多女人在这候着么?大家早知道了。」
神乐摸摸下巴,这个秘密她还真的不知道。
大妈C凑上前,加入了话题:「哼,你们这些蠢货,真当只是为了多招女工么?其实啊,这次明里是招女工,暗里是要为了厂长选媳妇儿呢!」
大妈A惊讶捂嘴:「天呐,不早说,早知道我就应该化个妆再来的!」
神乐撇嘴,大妈,你那一脸的褶子都可以夹苍蝇了,再怎么捯饬也无济于事了。
大妈B倒是洋洋得意:「还好我有先见之明,早上有化妆,说不准那冲田总悟就看上我了呢!」
拉倒吧大妈,您那一脸的粉抖落下来都可以包几斤饺子了,也不怕给糊了别人的眼?
神乐在吐槽之余,也对大妈提到的「冲田总悟」好奇起来,一个养猪厂的厂长,就值得这么多女人趋之若鹜?于是乎,一直在旁边听墙角的她,也加入了大妈们八卦的队伍。
「那个,请问一下,冲……冲田总悟是谁呀阿鲁?」神乐拍拍大妈A的肩膀,问。
大妈A以一种看怪物的眼神打量神乐:「冲田总悟你都不知道?姑娘你是从外地来的吧?」
神乐摸摸头:「是啊,我是从夜兔乡来的阿鲁。」
夜兔乡,是江户村里有名的贫困乡。在每年的总结大会上,老村长都会痛心疾首地批评夜兔乡拉低了整个江户村的GDP,让江户村不能跻身富裕村的行列。没办法,夜兔乡居民天生胃口奇大,夜兔乡贫瘠土地勉强产出的粮勉强供他们饱腹,入不敷出,自然会穷困潦倒。几个大妈又打量了一番神乐,看她个头不高,身材又瘦,典型的营养不良。一张巴掌大的脸全是污垢,脏兮兮的,两只水蓝的大眼倒是额外明亮动人。不过她这种又脏又野的小女孩肯定入不了冲田总悟的眼,几个大妈顿时放松了警惕。
「小姑娘你从那么远的地方过来,准备干什么呀?」大妈B本想摸摸神乐的头以示亲昵,但看那头茜发乱糟糟的还散发着异味,手又缩了回来。
神乐拍拍胸脯:「我来着是为了当一名养猪女工,学习先进的养猪技术,带领夜兔乡的居民共同致富阿鲁!」
几个大妈听完神乐一番又红又专的话,顿时捧腹大笑。
「哈哈哈,真是个可爱的小女孩,理想抱负真大。」大妈C擦掉了眼角的泪。
神乐生气地鼓起两颊:「不要叫我小女孩,我已经十六岁了阿鲁!还有,你们没有告诉我冲田总悟到底是谁呢!」
「啊呀,冲田总悟他……」大妈A正准备科普,正在此时,养猪厂紧闭的大门开出了一条小缝,近藤从里面钻了出来。
「这次的面试名额只有五十人,请大家排队进来……喂喂大姐们不要冲动,啊,我的脸!」
一群眼冒凶光的女人还不等近藤说完,就争先恐后地涌进了厂,可怜的近藤话还没说完,就被踩在了脚下。刚刚和神乐说话的几个大妈也忙着往前钻,不再搭理神乐,神乐最终还是对冲田一无所知。
守在门口的几个保安也反应过来,开始关门赶人。神乐见门又要关上,也钻进人群。好在个头娇小,人又机灵,像一条细长的鱼,钻进了人潮,透过间隙,涌到了前方,最后赶在大门合上之前挤进了厂内。
来不及喘口气休息,神乐又被厂里的景象震惊到张大嘴,发出了惊叹。
「好……好棒阿鲁!」
占地面积庞大的栏室是巴洛克式建筑风格,四处可见小猪形状的雕塑穿插在角落和护栏上。抬头看天花板,印有一副壁画,绘制了一只猪从出生到出栏的过程。身穿真选养猪厂蓝色消毒服的工作人员们匆忙穿梭于栏室之中,被养得白胖的猪们也发出健康而响亮的哼唧声。还有,空气中飘来猪臊味,辣得神乐鼻子直抽,不禁让她热泪盈眶。
这就是村里最大的养猪厂么,真是太棒了阿鲁!
「好了,要面试的人去栏室旁边的办公吧。」近藤擦掉脸上的鞋印,对一众惊羡状态下的面试者门说道。
「是!」神乐元气满满的声音,引起近藤的注意。
「嗯……这么有活力的女孩很少见啊,看来日子会变得有趣了呢。」近藤摸摸下巴,脸上的笑意味深长。
tbc.

养猪厂爱情故事〔1〕

*沙雕萌文超可爱
*搬运,有授权,原文作者是贴吧的子弹太太(我要吹爆她)
天还没亮,真选养猪厂里白胖的猪们挤在栏内,正打着震天响的呼噜埋头睡大觉。冲田倒是早早起了,站在屠宰间旁一座用砖石砌起的简陋小屋中,扶窗遥望还泛着青色的天际,脸上满是凝重。
小屋的木门「嘎吱」地响了,近藤推门走进屋来。他高大魁梧,皮肤黢黑,穿了套粗布的衣服,与一身高仿名牌西装的冲田对比显得身份悬殊。冲田对这位在田间地头随处可见的草莽村夫却是额外尊敬,毕竟,近藤看上去其貌不扬,却是村里盛名的母猪配种能手,无数头活泼健康的小猪经由他手来到这世间;同时,近藤也是冲田在少年时期一起在村口那棵歪脖子树下一起拜把子长大的兄弟,看护无父无母的冲田长大成人。
「总悟,你怎么这么早就起来了?」近藤走到窗前,关切地问。
见来人是近藤,冲田绷着的脸松了些,可忧愁依旧挥洒不去:「睡不着,到厂里转转。」
近藤只想恐怕冲田对养猪厂这边太过挂念而寝食不安,出声安慰道:「总悟你不用担心厂里的情况,我已经连夜检查过了,新出生的小猪们身体健壮,一个比一个能吃,要是好好养育的话,说不准又能破村里出栏时间最短的记录呢。」
冲田微微颔首:「辛苦你了,近藤。」
近藤憨厚地笑了声,又说:「听说十四和皮革厂那边洽谈猪皮生意也是顺风顺水,如果谈妥了,估计又能大赚一笔,所以总悟你就放宽心,一切都好。」
冲田却不如近藤那般乐观,他低头沉声说:「恐怕这次没那么顺利了……最近村子里突然冒出很多开三轮车的人,边播放『江南皮革厂倒闭,老板带了小姨子逃跑了,原价几百的皮包统统只卖二十元』的宣传语,边卖着廉价皮包……」
近藤惊愕:「江南皮革厂?那不是我们的合作伙伴?」
「是啊,所以,估计是有人在暗中捣鬼,借损害江南皮革厂的名声来警告我们真选养猪厂,不要妄想在皮革业开拓市场,」冲田突感头疼,抬手揉了揉太阳穴,「果然,树大招风呀。」
近藤闻言叹口,真选养猪厂作为村里的第一大养猪厂,每年出栏的猪都能绕村子三圈,这名声一大,难免不会没有觊觎的人。
「总悟,你辛苦了,年纪轻轻就要掌管全厂上下大大小小的事务。如果我脑袋灵光点,就能帮你一把了,可是我除了给猪配种,一无是处……」
冲田打断近藤的自责:「不要这么说,要是没有你的帮助,也不会有真选养猪厂的今天,这次的事虽然有些棘手,但不麻烦,交给我来解决就好。」
「嗯。」近藤应道。冲田的行事风格又快又准又狠,言出必行。这时,熹微的晨光恰好也透过窗柩洒进屋来,驱散了室内的昏暗。
「对了近藤,」冲田脱下西装外套丢在一张干净的木桌上,又从靠墙的刀架上抽出一把杀猪刀,「今天新员工的招聘,恐怕要麻烦你了,我有事要忙,不能过去了。」
「没问题。」近藤点头,目送只着件白色衬衫的冲田往屠宰室方向走去。冲田平日总爱穿从镇上服装店里买来的高仿阿O玛西装,打扮得像个精明的商人,但在西装革履之下却是一颗原始而躁动的心,所以在每个月中他都会抽上几天,亲自送厂里长势最好的几头猪上路,而途径他手售出的猪肉,受到大街小巷七大姑八大姨的热烈追捧,价格也比寻常猪肉翻了几番,这恐怕就是电视里所说的「明星效应」吧。
没办法,谁让冲田不仅腰缠万贯,还一表人才呢?每当近藤死死追求村里洗头店小妹阿妙,然后被狠狠拒绝时,不禁感叹上天的不公,因为村里上至八旬老太,下至五岁小儿,喜欢的都是冲田这种霸道总裁款呀。
不过抱怨归抱怨,近藤并不嫉妒冲田,毕竟自己的兄弟受人欢迎并不是件坏事。相反,他怜惜冲田,因为冲田实在太过辛苦操劳,又孑然一身无人分担他的负担。最近冲田待在厂里的时间也越来越多,这并不是好事。近藤心想,或许应该给冲田张罗一个媳妇了,事业有成家庭美满是无数男人的毕生追求,冲田有了前者,现在缺少的就是家中一个暖炕的人了。
「这次招人,多招点女工吧。」近藤摸摸下巴,心里暗暗盘算着,而正是近藤的一念之差,让冲田往后的日子发生了巨大的变化。
与此同时,距离真选养猪厂几里地远的青砖房里,一位少女也有着自己的计划。
「小神乐,你真的要去真选养猪厂么?」神乐的父亲神晃,怀抱一只瘦弱的小猪,问预备出门的神乐。
神乐猛地点头以表决心:「是呀,好不容易那家养猪厂要招聘员工了,这次我不能再错过了阿鲁!」
上次神乐没赶上员工招聘,是因为和哥哥神威一起参加了村里的生产公社,一起下地劳作,吃大锅饭的那种。兄妹两人事没做多少,倒是把公社食堂吃了个底朝天。公社社长本要找他们算账,却被神威一拳打进了医院。眼看家中因支付巨额医药费而负债累累,神威又因伤人逃亡在外,神乐在不得已的情况下只能外出打工偿还债务。
「放心啦帕比,我一定会赚到很多钱,而且学到优秀的养猪技术的阿鲁!」神乐拍拍胸脯,信誓旦旦道。
神晃见女儿去意已决,无可奈何,只能摸摸怀中小猪的脑袋:「那你一人在外一定要照顾好自己,万一受了什么委屈就告诉帕比,千万不要一个人憋着。如果实在是熬不下去了,就回来,千万不要硬抗……」
耳边充斥的全是神晃诸如此类的唠叨,让神乐倍感烦躁,她已经是个十六岁的少女了,隔壁家十五岁的小妹妹都生了一个大胖小子了,就神晃还把她当作小孩看待。
「知道啦知道啦,我会注意的……糟糕,开往养猪厂的车就要走了,不说了,帕比再见!」携带神晃的嘱咐和换洗的衣物,神乐匆匆出了门,蹦上了驶往真选养猪厂方向的驴车。
「再见小神乐,路上注意安全!」神晃大声呼喊,眼角隐隐有泪,怀中的小猪也伤心地哼了一声,表达了自己的不舍。
「真选养猪厂,我来了阿鲁!」随着驴车上下颠簸的少女,双手握拳,眼中迸射出希望之光。
但她即将面临的生活,究竟是光明,还是黑暗呢?
tbc.

【冲神】养猪场爱情故事

*沙雕萌文超可爱
*搬运,有授权。原文作者是贴吧的子弹太太(吹爆她)
【文案】
他,真选养猪厂厂长,冲田总悟,手握全厂母猪上下的生杀大权。刀削的脸庞,冷峻的眉眼,狂狷的气质,相貌宛如神祗的他,一旦提刀面对待宰的母猪,绽出邪魅一笑时,原先挣扎的母猪软了腿,乖乖躺在地上任他宰割。这时,厂里的女工们就会争先恐后涌在门外,只为一睹他杀猪时的迷人风采。
她,厂里新来的女工,神乐,个头娇小却力大无穷,能不费吹灰之力抗起两百公斤的母猪,在栏间飞奔,来去自如。厂里的员工都夸她天赋异禀,是不可多得的养猪人才。
她与他本无纠葛,可在厂里举办的一次托举母猪的表演中,神乐在阴差阳错中,把一头膘肥体壮的母猪扔向了领导席上的冲田。
很好,女人,你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冲田狠狠踹开压在自己身上的母猪,钳住了神乐的下巴,眼里迸发的是残忍的血性和强烈的欲望。
自那天开始,他百般地折磨她,让她去刷猪最臭的猪槽,去帮最烈的母猪配种,而他则在一旁冷眼旁观。终于,在一个风雨交加的夜里,她在刷洗猪舍时,他把她狠狠地压倒在茅草堆上,在一群猪的众目睽睽下,占有了她。
「我做错了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对我阿鲁!」
身上夹杂了冲田的气息和猪的臊味,神乐的眼中充满泪水。
那夜起,神乐的身份彻底发生了改变。她不仅仅是白天那清扫猪舍的女工,更是晚上帮冲田暖床的工具。不堪重负的她,在一天帮母猪擦洗身体的时候,眼前一黑,重重摔倒在了水池中。从村里的卫生所出来,一张化验单被神乐攥在手中,微微抖动。
她怀孕了。
抱着巨大的不甘和耻辱,神乐趁冲田出去洽谈生意的一日,抱着一头她最喜欢的小猪,扒上了一台拖拉机,连夜逃出了村。
或许离开那个是非之地,我就能开始一段新的生活了。坐在拖拉机上的神乐仰头微笑,脸上却布满泪水。
可为什么,冲田杀猪时的雄壮背影,却在脑中挥之不去呢?

人在巨大的压力下会融化成一种连自我都不知道是什么的生物

【金幻】蝉鸣

夏末秋初,炎热的风吹过,蒸笼一样的教室里空荡荡的,只剩两个人。

“金,我……”其中紫发的男孩嗫嚅着,不知所措的样子。

“没关系的紫堂,这只是大冒险的惩罚玩笑。”金发的开朗男孩是个粗线条,他没所谓的笑着,边说边向着教室外走去。

“所以我们还会是好朋友?”

“当然。”

可我并不想,金。

距金与他玩笑告白已经过了三天了,这三天内他们还像之前一样一起上学、放学、坐着平常得不能再平常的事。

就像金说一样,这只是个大冒险输了的惩罚,他们还是好朋友。

但紫堂有些慌了。他努力的告诉自己金说的那些话都是玩笑,可还是无法控制那心中疯长的悸动,那东西就像春天的柳絮一样,一旦开始就停不下来。

他喜欢金,喜欢到无可救药。

可金不是。金拿他当做最好的朋友,所以他不能辜负金,那对他太残忍。

即使金这无意识的行为对他来说一样残忍。

但那又怎么样呢,他喜欢他啊。

紫堂幻曾以为他的所有的幸运都用在了遇见金的那一刻。

那时他刚刚被父亲逐出家族,经历了一场暴雨的洗礼,打算在公园长椅上暂时安家。

可在他刚铺好报纸的时候突然来了一阵风吹跑了他辛辛苦苦挣扎了十分钟的杰作,并十分不识趣的吹到了路过的少年身上。

“对不……”紫堂一边捡起被水打湿的报纸一边慌忙的抬起头,然后他咽下了接下去的话。

因为没必要。

金发的少年逆着光,微眯着蓝色的眼睛,对他微笑着。像天使一般。

这是只有在梦中才会出现的景象。

这是幻觉。紫堂近乎疯狂般的撕开心上的伤疤。不会有人对你笑。

他收拾好了报纸往回走,可头却不受控制的往回转。

即使是幻觉也好,让他在感受一下温暖的感觉吧。上一次有人对他笑已经太久远了。

然后幻觉说话了:“你要跟我回家吗?”语气中带着不谙世事的天真。

他鬼使神差的握住了少年伸出来的手。

他说:“好。”

他想,他喜欢上那个少年了。

但他从不知道,他也如是。

如果有人偶然看见并十分凑巧看过我的我的话请告诉我,十分感谢[鞠躬]

谢畦:

突然好奇……?(要是冷场了就偷偷删掉,一点也不尴尬!)

九宴WUTAGE:

emmm八成是沒人回但是轉一下

无毛老满线下刷题:

大白鼠饲养员:

快说!(拔刀

卖安利王子丢斯特:

从文字看得出来吗😂?

九聿:

很想知道……

云迦:

我也想问23333

         

草丛丛:

         
                  

……想知道(渴求的眼神

           
         
       
     

可以说是非常一言难尽了……

凯莉:“格瑞一定喜欢你。”
金:“why?”
凯莉:“因为惜字如金啊。”
金:???
凯莉:“你看格瑞那么不爱说话,那他一定喜欢你。”
路过的格瑞内心:凯莉,干得漂亮(๑•̀ㅂ•́)و✧

过期的情人节土味情话
ooc的可爱

卡米尔和埃米在超市粮食区

卡米尔:“这是大米。”
埃米“?”
卡米尔:“这是粟米。”
埃米:“??”
卡米尔:“这是黑米。”
埃米解释道:“卡米尔我知……”
卡米尔一把抱住他:“这是我家埃米,非贩卖品,谁也不给。”
(⁄ ⁄•⁄ω⁄•⁄ ⁄)-♡

每日必备——五分钟速涂之儿子的大头
透视问题略大_(:з」∠)_